中国队足球赛事时间表

从850亿到被限制消费,资本教父刘绍喜和他崩塌的“宜华大厦”

2020-11-21 19:34      点击:102

总资产曾高达850多亿的宜华系今年多次暴雷,曾经的潮汕资本教父刘绍喜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进入人生的“至暗时刻”。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11月4日,失信被执行人宜华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因1亿元债务未履行,企业法定代表人刘绍喜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这已经是其今年第四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了。

在这条限制高消费信息披露一周后的11月11日,宜华集团所持宜华健康的1.15亿股被轮候冻结,占宜华集团所持股份35.32%,累计2.19亿股被冻结,占其所持比例67.48%。

无独有偶,宜华集团所持宜华生活2.85亿股也已经被冻结,占其所持比例66.22%。

作为中国最早的家居企业之一,宜华集团巅峰之时号称旗下总资产850多亿元,战略投资120多家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拥有200多家国内企业和境外办事机构。

虽然自去年三季度开始,宜华系开始传出资金链问题,期间也暴雷不断,但断不会有人能想到,这个潮汕“资本教父”的下坠,会如此惨烈。

潮汕有句土话,叫“钱银出苦坑”,很多潮汕的资本大佬大多都有一个叫做“苦坑”的开局,而他们也用自己跳出苦坑的决心一步步走到了人生巅峰,无论是刘绍喜,还是晚刘绍喜4年出生在槐泽村的立讯董事长王来春。

1963年,刘绍喜出生在汕头市澄海区莲下镇槐泽村一个世代农民家庭。因家境贫穷,刘绍喜并没读完高中。

凭借着高一时跟舅舅学习的木匠手艺,刘绍喜成了莲下镇槐东工业站的一名木工,并在数年之间成为了副站长。

1987年,刘绍喜带着东拼西凑来的800元创业资金,以及一堆二手工具开了个家庭式木作工棚,靠着一手好手艺逐渐在口口相传中将生意做大。一年后,这个木作工棚变成了莲下槐东家具厂。

1992年,宜华装饰成立。三年后,宜华集团成立,刘绍喜也逐渐从一个家具企业老板开始转变成日后的资本教父。

宜华集团成立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96年,刘绍喜就贡献出了他精彩绝伦的操作。那一年,宜华集团和国企羊城集团下属的澳门羊城公司成立合资企业广州泛海木业,这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宜华木业。

3年后,宜华集团和澳门羊城签订《权益转让合同书》,受让澳门羊城所持的合资企业30%股份。虽然这次转让在日后卷入到了震惊社会的贪腐窝案中,但刘绍喜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2004年,宜华木业上市,为汕头特区首家上市的民营企业。

在成为汕头第一家民营上市公司之后,很多想要进入资本市场的企业,都会事先来刘家寻求帮助。

甚至有当地官员在接受采访时,直言:“刘绍喜在澄海地区能量颇大,许多大企业想要上市,苦于无资源和门路,都得找刘氏兄弟指点迷津。”这也让刘绍喜多了个“资本教父”的封号。

在一次次“帮助”企业上市的过程中,刘绍喜的资本帝国也悄然成型。

巅峰之时,号称总资产超过850亿元,战略投资120多家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拥有

200多家国内企业和境外办事机构。

潮汕地区有句流行的话:“澄海三莫死,学敏、必孝、刘绍喜。”意思是指昂泰董事长兼总裁黄学敏、南洋工业城董事长兼总裁王必孝和宜华集团董事长刘绍喜在澄海当地能“呼风唤雨”,不能死也死不了。

没有人能想到,不能死也死不了的刘绍喜,短短几年时间,就从“资本教父”下坠成了“老赖”。

2016年11月15日,风雨飘摇的贾跃亭迎来了久旱后的甘霖,刘绍喜等60余名长江商学院的同学们给了他总额6亿美金的投资。彼时的贾跃亭意气风发地在微博写下了“乐视的拐点,未来的风景。”

然而这种意气风发并没有持续多久,此后的半年,刘绍喜和同学们亲眼见证了贾跃亭“从宴宾客到楼塌了”的景象。

相比于急速下坠的老同学贾跃亭,刘绍喜的下坠则要缓慢得多。

2014年7月15日,刘绍喜被相关部门人员带走的传闻不胫而走,当晚,宜华地产发布停牌公告。次日,宜华相关人士表示,是广州某领导出了点事,刘绍喜仅仅是协助调查。三个月后,刘绍喜低调复出。

一年后,万庆良的庭审上,检方出示了六家企业相关人员的证言,其中包括宜华集团刘某某和郑某某。证言显示,万庆良收取了宜华集团刘某某70万人民币,33万美金。

当然,既然只是协助调查,必然不会有事,一如二十年前的宜华木业。更何况,相比于同样供出证言的几位企业家在事后才忙着转移股权、资产等事,宜华集团本身就是一个家族企业,其股权也分散在父子兄弟手上。

危机始终需要一个酝酿过程。从2016到2019,虽然相对平静,但也有些细节值得品味,譬如虽然宜华生活账面资金高达30—40亿元,但对应的利息收入比余额宝还低,而对比6%的借款成本,基本可以说宜华集团在给银行送钱。

同时,宜华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频繁并购进行的转型并不成功。

宜华生活收购美乐乐、华达利、健康家,进入泛家居领域,宜华健康置出地产业务,并购众安康、亲和源以及20多家医院成为大型医疗集团。在2018年的财报中,两家公司大量资产都被作为抵押物用以融资。

这种没有节制的扩张,很快来到了悬崖边上。2019年,宜华生活关闭203家门店,给出的解释是因战略调整,但也能清晰地看到宜华在资金层面的压力。年底,成都美乐乐曝出严重拖欠工资。

2019年10月,债券“16宜华01”违约,宜华集团的“资金困局”已经避无可避。到了2020年,基本属于宜华系暴雷的一年。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11月,已经有13条负面信息环绕着刘绍喜和他的宜华集团。

4月26日,宜华生活因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9年度财报也被会计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按照网友的段子,“无法表示意见”基本就代表“实名举报诈骗犯”的意思了。

当监管和财报同时出现问题时,已然大厦将倾。

尤其是这份出问题的财报中显示,宜华生活面临61.91亿债务。而最先暴雷的也出现在债务上,5月6日,宜华集团“17宜华企业MTN001”债务违约。同一天,宜华生活被实施退市风险提示,股票简称由“宜华生活”变成“*ST宜生”。

2020年的剩余时间,宜华集团还需要面对共计55亿元的一次性偿还债券。

信用等级降低,债务连续出现违约,宜华集团所持的宜华生活和宜华健康股权相继被冻结,刘绍喜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多次从危险的政商钢丝上走出的“资本教父”最终在资本的泥淖里,迎来了自己的“至暗时刻”。

宜华集团官网上,“总资产850多亿元”这句话,已不见了踪影。

和很多因疫情出现资金链问题的企业不同,宜华系的资本困境事实上在去年就已经迫在眉睫了,但相比很多从3月份就开始自救的企业相比,宜华真正的大动作则要从5月份才开始。

2020年5月12日,退市风险提示后的第6天,宜华生活发布公告称,公司有三个厂区已被列入“三旧”改造范围,为推动公司的生产经营趋向集约化发展,公司拟对生产布局进行调整,土地收储初步估算估值区间在11.2-16.1亿。

9月25日,华融资管广东省分公司与宜华集团签订协议,将推动宜华集团实施债务重整,盘活有效资产,为化解债务风险提供专业支持。

10月19日,宜华生活发布公告称,因业务发展和资产优化的需要,公司拟出售全资子公司汕头市宜华家具有限公司(下称“汕头宜华”)99.95%的股权,作价3.2亿元。

虽然林林总总加起来,相对于宜华面临的巨额债务,依然算不上多。但也算尽人事,听天命,到底能不能转危为安,恐怕还得看刘绍喜的手段。

“澄海三不死”终究不过是民间的闲语,“资本教父”也是意气风发之时的奉承之话。

或许没有新冠疫情,这场资本游戏还能延续得更久一些,但危机早就埋藏在一次次大跃进之中。资本游戏虽然讲究一个闪转腾挪间完成资本增值,但终究还是要讲规则和底线。

每一次对规则的突破,都是在给未来埋雷。

来源:家页传媒 作者:刘林

声明

家具产业(jiajucy)

【友情推荐 深圳欧情家具】

上一篇:INE原油一度涨超1% 专家称暴风雨即将来临
下一篇:老人凌晨骑车被撞,不幸去世!杭州交警盯了3天监控:肇事者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