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直播足球100分

中国"首负"李河君,能源帝国20分钟坠落,自救失败该何去何从?

2020-11-21 18:07      点击:72

怀揣着比天大的梦想的人不在少数,为自己的梦想孤注一掷的更不在少数,但如果不认清现实,不提前做出准确的判断,只是盲目地横冲直撞,最后必定会撞得个头破血流,并且一无所有。

曾在胡润富豪榜上名列前茅的李河君,有着踏破大地的理想,也曾一手缔造了财富传奇,他曾说:"汉能越不可越之山,最终总能登顶,渡不可渡之河,最终总能达到彼岸。"但如今他的汉能企业已走到绝境之处,他本人也从首富变成了"首负"。说到底,还是他的急躁使他赌输了自己的所有。

从商的萌生期

1967年,李河君出生于广东河源,是土生土长的客家人。李河君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中清贫,李河君自己深深懂得知识改变命运这个道理,自小他就努力学习,梦想有一天走出山区,到更广阔的地方过好生活。

功夫不负有心人,李河君高考时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成了村子里的楷模人物。踏上北京这片土地的那一瞬间,李河君心里又翻涌着理想的巨浪,他想,他要留在这座独一无二的城市里,或者走得更远更高。

在大学里,李河君偶尔也倒腾点小生意以补贴生活费,一次,他和舍友在学校的食堂门口卖胶卷,最后一人赚了12块钱,这对几十年前的穷学生来说已经是一笔不错的收入了。更重要的是,这让李河君第一次尝到了做生意的甜头,也在他心里埋下了一颗从商之梦的种子。

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李河君考上了研究生,他认为这个时候他应该自力更生负担自己的学杂费了,于是他萌生了创业的想法。

李河君很有魄力地跟自己的教授借了5万元创业,但创业之前总要先给别人打工,摸清了行业的套路,并且有了一些经验之后才不容易失败,李河君首次创业的尝试不过是冲动的结果,自然很快就四处碰壁然后迅速失败。

负债的李河君陷入了郁闷之中,他一边读研,一边在中关村卖电子元器件,之后还涉足过矿业,炒过房地产。

传奇的是,刚刚踏进社会的李河君在短短五年内就赚到了第一桶金,不仅还清了5万债务、给老家的父母买了市里的新房,还可以用赚得的财富实现"人生自由"。

此时的李河君,已下定决心创业,并且要干就干一票大的。他带着阔大的雄心壮志,走入了真正的生意场中。

恢弘的水电站项目

李河君在中关村时就发现水电站项目利润丰厚,于是决定进军这个行业,但这种大型水利工程项目,要做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李河君最初用一千万在河源老家买下一座小型的水电站"试水",发现其生产利润之快让人惊叹,几乎不用投入什么成本就可以赚得盆钵满载。这样一来,李河君又急不可耐地购进了好几个水电站。

2002年,李河君在剑桥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应邀考察云南,发现云南省多山、多水源,有建设水电站的巨大优势,而云南省也迫切地想要引入资本,开发金沙江水力资源。

在经历一点波折后,李河君获得了金安桥水电站的建立资格。金安桥水电站若是建成了,那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项目,但也要有足够的资金能耗得起建立一个这样大的水电站。

李河君成立了汉能控股企业,着手准备金安桥水电站的项目。要建设这个水电站大约需要投资200亿,是李河君全部身家的10倍,这无疑是一次冒险的投资。李河君力排众议,进行了一次豪赌,他卖掉了其他能赚钱的水电站,并从银行贷款融资,将自己的一切都押在这个恢弘项目上。

李河君带领近万人的施工管理团队,在海拔2000多米的金沙江,一点点将金安桥水电站建设完成,前前后后用了八年的时间。期间,许多人都劝李河君将建设资格转让卖掉,赚一个稳妥的钱,但李河君始终相信自己的选择。要么风光无限,要么一无所有。

金安桥水电站建成后,总装机高达300万千瓦,比葛洲坝水电站还要大10%,手握这个水电站,李河君每天有1000万的进账,每年可以赚二三十个亿,这让李河君的身家足足翻了好几番。

事实证明,李河君的这次豪赌成功了,金安桥水电站是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大的私营水电站,李河君成就了一个商界的传奇。

坠落的能源企业,坠落的首富

李河君相信成功是可以复制的,信心百倍的他,并不仅仅只想发展水电站行业。

2010年,李河君开始领导汉能企业进行转型升级,进军光伏发电行业。

当时,市场上有两种光伏发电模式,一种是用多晶硅发电,太阳能转化率高,但成本也高;另一种是薄膜发电,相比前者来说,薄膜发电太阳能转化率较低,但应用范围广,成本也较低。

此时,多晶硅发电产业遇到瓶颈,李河君认为薄膜发电的市场前景良好,于是购进多家海外技术公司,投资500亿元进军薄膜太阳能行业,使得汉能成为了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薄膜太阳能企业,从某个意义上说,李河君是新能源推广的先驱者。

然而,李河君高估了薄膜发电的前景,薄膜太阳能技术还不够成熟,使用效率低,后期的投入还大,汉能企业生产的发电薄膜并不为市场所接受。看到这个项目并不能带来很好的收益,甚至还有亏损的风险,李河君急不可耐地想寻求投资。

他向河源市的领导提出了这个投资项目,要在河源投资210亿元建立薄膜太阳能电池制造和研发基地,但前提是河源政府出资三分之一,银行出资三分之一。河源方面当时拿不出这么多的资金,但提出可以将土地给李河君建设项目,李河君于是自己出资,加上从银行贷款,在河源建了研发基地。

随后,李河君又辗转各地,和当地政府洽谈这个动辄上百亿的新能源项目,相继在成都、海口、长兴等地大举投资,其项目都是企业、政府、银行三方投资。到2012年,汉能集团各基地总产能大概为200万千瓦。

然而,核心的问题是,汉能的薄膜产品销量并不好。眼见所投的资金似乎收不回来,李河君无奈之下只好将产品放到自己的水电站上用,即采用自给自足的营销模式,打造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这样既可以让企业再支撑下去,又极大抬高了股价。但这就像是个无底洞一样,李河君一头扎进里面,再无回头路可走。

在这种营销模式下,汉能薄膜的市值一举超过3000多亿元,李河君个人的身家也快速上涨到了1500亿元,成为了2015年的中国首富。但这样的营销手段始终只是在自欺欺人,背后的风险也是无法估量的。2015年5月,汉能集团在20分钟之内市值蒸发近半,李河君的个人财富也缩水了近千亿。

随后几个月,汉能集团的股价疯狂下跌,在香港遭遇退市,李河君本人更遭受了许多质疑,而事实便是汉能此前的完全是"虚高",李河君根本就是用资本套资本,而并非靠着太阳能登上财富榜的实业家。

在2015年年底,李河君承认企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也给投资伙伴造成了亏损。在李河君的这场豪赌中,受伤的不仅仅是整个汉能企业,还有为他投资的政府和给他贷款银行。

2016年,李河君试图"二次创业",来挽救过往的损失。他成立了汉能移动能源公司,推出太阳能汽车,又发布了汉能瓦、汉能墙、汉能伞等等新能源产品,但无奈都没有销路,李河君的自救未能成功。

三年后,汉能企业遭全体员工讨薪,2020年,汉能移动能源公司宣告破产。这一次,李河君无疑是在这场豪赌中失败了。这个曾经的"中国首富"不过风光了一时,随即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

李河君的失败原因,很大程度上在于他行事过于急躁,并且没有对新能源在市场的前景做出很好的预判,只一味横冲直撞。有人说,他是个想要发展新能源的梦想家,他也许的确心怀这个伟大梦想,想开辟一条新能源的路,但他也是个拉着政府、银行豪赌他梦想的赌徒。

汉能集团已然走到末路,但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李河君留下的一地鸡毛,需要他自己去收拾,豪赌梦想留下的代价,也需要他自己去承担。只是,我们也很好奇,他还能否东山再起,创造另一个商业传奇?

上一篇:宝马也带不动 千亿东北国企正式破产重整
下一篇:亚伯拉罕:头球是足球的一部分,禁止头球会破坏比赛